第两千四百三十九章 神秘童子

目录:龙魔血帝| 作者:泼墨染青竹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“那炳鞭子过于诡异,你还是今早把它扔掉。我有一种预感,它能够吞噬你的心智,甚至吞噬你一切!”

    看着秦叶拿出地狱轮回鞭,斗笠男子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这个鞭子上释放出来的气息过于诡异,连他都无比畏惧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扔掉?这可是保命的东西。拿着它我才有安全感,地狱轮回鞭可是马面手中的宝物,是一切灵魂的克星。只要能够用穿天阳锁捉住敌人,再用地狱轮回鞭,不论什么人都会被我轻松的干掉。秦叶心中暗暗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是放到后面吧,暂时还离不开它!”

    秦叶轻描淡写地说着,他默默地演练着恶魔血鞭。血红色的长鞭在空前之中泛起阵阵的涟漪,一道道血影将放置的木桩打的猎猎作响。但木桩随即融合,恢复了原状。琉璃钟内演练场的一切物体都能通过吸收神石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悠扬的钟声再度敲响,这意味着七天的时间已经到了。琉璃钟内可以设置时间,让琉璃钟在设置的时间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强大的天神器就是不一样,处处透露着智能化!”

    对于这巨大的琉璃钟,秦叶无比的满意。里面不但可以修炼,而且可以在演武场演戏,搭配上部分职能,让他想到了自己昔日的世界。那里处处都是智能化,他所在的国家日益强大,蒸蒸日上,处处彰显太平盛世。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还是要回去,在那里成为一个平民,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!比起这朝夕不保的生活不知要滋润多少万倍!”

    秦叶心中默念着,而后他整了整衣襟,朝着外面走去。外面,十五皇子以及随从早已经等候多时,十五皇子犹如最忠诚的护卫,他整日守护在秦叶的房间之中,不准任何人踏入一步。

    “走吧十五皇子,今日我们可以看一看好戏了!”

    秦叶冲着十五皇子说道,如今的时辰已经开始讲道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超强的自我洗脑,如今的王五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名字,也逐渐忘记了自己的使命。他此刻享受着方文术士的身份,期待这次讲道过后,还能继续讲道。

    当面对人山人海的修士后,王五的内心空勤喜悦。同时他有些紧张,唯恐在讲道过程中会有一些疏漏。毕竟秦叶传授他的内容有限,总有讲完的时刻。经过上一次的卖力折腾,知识储备已经见底。这次讲道讲道完毕,他还要再度找到秦叶。

    “上善若水……”

    方文术士开始拉开了序幕,当他开口后周围鸦雀无。数十万人的巨大场地,没有一丝声响,这是非常难得的。由此也见证了大千世界的修士均是怀揣着巨大的梦想,他们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强,从而守护住自己珍惜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他居然来了,这个方文术士可是很有本事。让他占卜一挂,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直接找到照魔镜,到时候我的功劳将是最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诸葛风夹在了人群之中。他也是听到方文术士的名声后刻意赶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魔王手下的大能数量越来越多了,西北十国九个皇帝,加上那些散修的强者,甚至连羽仙门的个别长老都被打上了魔王的标记。这意味着竞争也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这些大能们也开启了悄然的竞争,此前司马空一直与靖王联合,两个人控制了三位皇帝,也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今日的他来此志在必得,如果方文术士能够乖乖就范,他也可以客客气气,否则的话这位方文术士能否保住性命,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“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,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脑袋锃亮!”

    前面听着老子的道德经还津津有味,不过调皮的秦叶直接来了一句,他看着摇头晃脑的王五,心道这还真是一个人才。虽比不得国师张中成,但也比得上他的管家贺标。

    贺标可谓是坑爹的主,第一次的与秦叶相遇时候就展现出了十足的坑爹气质。为了不让秦叶杀他,将他的爹可是喝出去了。但也正是如此,入得了秦叶的法眼。

    随后贺标开始了平步青云,秦叶将秦宗的财政大权都交到了他的手上。由于对钱的超凡能力,贺标为秦宗的统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如今贺标在中域子孙满堂,开启了享福的模式,可以算得上是人生赢家。

    随着方文术士讲完最后一句话,场上显得更加安静了。因为他们的脑海被方文术士的声音充斥了,那精妙的奥义洗礼着他们的灵魂。就连秦叶都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难不成自己学的那些课文真的能够成仙得道?又不然为何这些强者能够如此痴迷。哄小孩子的把戏可以瞬间被人戳穿,这里的人在世俗人眼中可都是神仙一般。连他们都分辨不出来,这意味着那些枯燥无味的话里面蕴藏着真正的大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的能力还是无法领悟。连墨韵仙子传我的消难咒至今只停留在肤浅的层次,到了大千世界一直在原地踏步,没有一丁点的进展!”

    秦叶想想后直接放弃了,不论老子庄子的话蕴含多少大道,但他都没有办法真正的领悟。时至今日,唯一想要领悟的消难咒迟迟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可以说消难咒才是真正的神咒,秦叶与墨韵仙子走到今日,均是与消难咒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但秦叶始终停留在最为浅显的境界,如果能够更近一层,他将会变得更加幸运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“方文术士果然深藏不露,让人佩服至极,我代表家师对方文术士由衷的感谢!”

    平静了一个时辰,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场上飘荡着。这一语打破了很多人的顿悟,许多人瞬间开始懊恼起来。但听的是一个孩子,他们胸中的火气快速消散了。与小孩子发火,哪怕是愤怒也发泄不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顺着目光看去,就见一个五六岁的小道童坐在一片荷叶上。小道童皮肤白暂,稳稳当当,犹如菩萨身旁的童子一般。全场所有人都站在地上,唯有他一人飘在空中。

    接着,荷叶朝着方文术士的身边飞去,荷叶飞行的速度很慢,顺势出现了一阵的香风。场上的人提着鼻子,不禁感到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“来了,不知是哪路神仙,但终于来了。方文术士名声在外,不可能没有人不认识他。假冒的终究还是假冒的,即将要被戳穿!”

    看着小道童飞向王五后,秦叶心中默默说着。不管小道童背后站着的人是谁,都将会来开今日的序幕。

    或许王五今日无法下台!

    在秦叶的心中,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。当他利用王五的第一日,内心就已经决定要牺牲王五了。小小的乞丐处于最底层,能够入得那些高人的法眼,他的这一生已经是到了巅峰了。至于后续是死是活,那就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王五他会死吗?”

    十五皇子也看出了一些端倪,他直接对秦叶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人都有可能死,你我都不意外,不要说王五了!”

    秦叶并没有正面回答他,但是言语之中已经在告诉十五皇子,王五随时都有可能被杀。

    “可如今聚拢了如此多的人,纵然方文术士被钓出来了,但我们又怎么接近他呢?人群之中鱼龙混杂,强者数不胜数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十五皇子想的十分遥远,现在的他已经开始思考后续几步的事情。身为一个皇子,从小就被灌输了很多思想。如今追随在秦叶身边,头脑变得越发灵活。

    “想的很好,问的很好。十五皇子,你身为未来的储君,这件事情必须要好好思考一番。这样吧,你给我出一个方法,我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秦叶看着十五皇子,他的眼中流露出了赞赏之意。正在皱眉思考的十五皇子听完秦叶的这一番话,变得精神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五皇子,我只是负责找到方文术士,后面的事情要你亲自去做。当你成为皇帝后,会遇到比这要复杂十倍百倍的事情,都由你独自承担!”

    秦叶打断了十五皇子的话,他要让十五皇子认真思考接下来的事。其一,秦叶自己都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。他的计策只是停留在找到方文术士。之后的事情他的确没有料想到。毕竟在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一个人,将会是非常困难的事情。哪怕是处于公园之中找到一个人,都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其二,十五皇子是该成长的时候了,跟随在自己身边很多事情必须要独自来应对。靠他,只不过是解决燃眉之急,不能从根源上面解决。一国之君,遇到的问题数不胜数。想要协调一切矛盾,稳稳地坐在皇位之上,需要付出的血与泪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坐着荷叶的童子飞到了王五的身边,他站在荷叶之上冲着王五作揖。其姿势刚好是童子拜观音!

    “我这里给方文术士鞠躬了!”

    小道童再度说着,他那稚嫩的声音听得让人心情舒畅。那小小的表情引得人非常喜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