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4章 偷梁换柱

目录:三国之蜀汉中兴| 作者:寒塘鸦影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汉军攻打骆驼岭,疏勒境内一片惶恐,百姓有喜有忧。

    毕竟大汉与西域近百年隔绝,对于大汉的威名只存在于祖辈的传述之中,过往商队将汉军攻破鄯善、于阗的消息传开,疏勒百姓灭国的惶恐远远大过对汉军的期待。

    虽说汉军的政令听起来很不错,但谁也不知道究竟如何,一想到灭国,便有种失去依靠,无所适从的惶恐感。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少逢败绩的大将军戚渊德身上,但前线传来的消息却让他们十分不安,戚渊德中原血统的身份加上他与汉军频繁书信往来,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位功

    勋老将的忠诚。

    直到数日前疏勒王派太子亲自到前线督军,这才稍稍稳定民心,此时的疏勒城已经云波诡谲,戒备森严,任何一兵一卒的调动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这一日一队三十多人的商队进入疏勒城,守军层层盘查,确定他们是从龟兹来的商队,再三告诫他们到城中不许生事,才放其入城。

    商队进城之后,来到西街最大的酒楼,这里是众多中原商队集中的地方,各人安排入住之后便不出门,与外界的相争毫不相干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有人敲响了其中一间厢房的门,互通暗号之后接入房中:“阁下便是唐中郎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在下唐坚!”这支商队的头领正是唐坚。

    那人将身上的包袱拿下来放到桌上:“这是上面让准备的行头。”

    唐坚将包裹解开,翻看一眼,点头道:“人马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马早已准备好,五更时分西门外小巷中集合。”

    唐坚问道:“太子宫可是在西门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那人点头道,“开明寺也在西门外。”

    唐坚点点头,转身从床下取出一个竹篓来,将外面的一层拆开,里面却是一个方正的木匣,揭开盖子,里面放着一封书信,写着“奏折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仔细检查一遍之后,唐坚将木匣交给来人:“这是大将军亲自交代的木匣,明早天明时分,立刻找人送入宫中,就说是大将军戚渊德前线急报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那人将木匣包在包袱内,重新收拾好,两人又商议了明早接头之事,确定无误之后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唐坚随后打开包袱,取出衣服,里面正是太子宫中侍卫的行头,马上一个个分发下去,叫众人饱餐之后早些休息,养精蓄锐,到四更时分行动。

    等到三更过后,酒楼里众人起床,从后院走出来,打扮起来手提腰刀,直奔东北方向的,冷清的街道上空无一人,偶尔有巡逻士兵经过,见到太子令牌之后不敢过问。

    不多时来到一座府邸,高墙大院,府门上写着“大将军”三个字,唐坚亲自上前敲门,迷迷糊糊的守军听到东宫来人,顿时吓了一身冷汗,赶忙将他们让进府中。

    唐坚带人直到中庭,叫来管家拿出一道圣旨,大声道:“皇后旨下!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赶忙将戚渊德的两位夫人连夜叫起来,折腾了好一阵才匆慌到前厅接旨。

    唐坚言道:“太子驾临前线,皇后凤心牵挂,决定明早与太子妃到开明寺上香,为太子、大将军,及前线将士祈福,请大将军家属一人随行。”

    戚渊德夫人有两位,大夫人便是疏勒公主,二夫人就是戚华瑶的生母,听到这道祈福旨意,二夫人忙道:“华瑶随父出征,让臣妾与皇后同去吧!”

    唐坚点头道:“皇后也是此意,请二夫人马上准备,天明时分皇后就到西门,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赶忙去准备,疏勒公主因为不能生育,一向在府中沉默寡言,悄然退到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二夫人草草打扮一番,带着几名贴身侍女来到府外,早有随从套好马车等候,扶着二夫人上了车,直奔西门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将近五更,天色微微发亮,还未到太子宫前,便见一支骑兵迎面而来,当前一员武将言道:“皇后与太子妃已经出城,叫我等前来迎接夫人,请夫人速速出城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自不敢怠慢,催促马车出城,到了城门外,守军见到太子令符,又检查车辆,见果然是大将军夫人,哪里还敢阻拦,赶忙开门放行。

    唐坚带着人马出城,此时已经天色大亮,向西面扬长而去,转过一片树林之后,后面的守军已经看不到了,双方立刻换了马匹。唐坚到来到车前,将戚渊德和戚华瑶决定投降汉军之事告诉二夫人,二夫人大吃一惊,才知道被骗出城,正要喊叫,唐坚拿出戚华瑶的信物,总算将她稳住,弃了马车上

    马。

    二夫人原本就是商队的人,也有些武艺在身,加上戚华瑶从小练武,她也时常陪同,骑马更不在话下,跟着唐坚的马队先一步而行。后面换下来的士兵则继续带着马车和几名侍女往开明寺方向而去,等走出守军视线之后,他们马上就会放弃马车逃到安全之地,只要躲过追兵半月时间,汉军就能进入疏

    勒境内。

    众人在树林中前后耽搁不过一顿饭的功夫,守军很快便又看到车队出现,以为他们暂时休整,并没有任何怀疑,更没有人向宫中报信。此时王宫内正准备早朝,前线战事紧张,疏勒王每日一早都要听取前线兵报,与众文武商议对策,这几日龟兹援军即将到骆驼岭,大家正为筹措龟兹军的粮草吵得不可开

    交。大殿宫门才打开,便有内宫的人捧着一个木匣快步入内,躬身在大厅中等候,随后到来的文武十分诧异,打听到是前方大将军的奏折,纷纷猜测信中到底是什么内容,如

    果只是一道奏折,为何用这么大的木匣装着,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?

    不多时疏勒王临朝,他早就听说有大将军奏折,命近侍将木匣捧上来,打开盖子将里面的奏折取出来,捧着递给疏勒王。疏勒王将书信展开,才看了一眼,猛然惊叫一声站起身来,群臣大惊,只见疏勒王脸色涨红,手指颤抖,一拳砸在龙书案上,怒吼道:“戚渊德,你这个老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