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二六六章 无双神剑

目录:日月风华| 作者:沙漠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秦逍和小师姑对视一眼,夫子那般莫测高深的人物,其身世背景自然也没有几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魏无涯笑道:“先帝龙体孱弱,并非是因为酒色过度,而是自幼体弱多病。很少有人知道,先帝十多岁的时候,一场重病,差点要了他性命。也恰好夫子当时在京都,杂家到如今也不知道当年是用了什么门路,竟然将夫子请入了宫内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十多岁的时候,那岂不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?”秦逍知道先帝德宗皇帝四十出头年纪便即故去,前后一算,德宗皇帝十多岁的时候,那已经是近一甲子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魏无涯点头道:“不错。当时夫子也就三十多岁,但他在医术上造诣很深。”淡淡一笑,道:“天才就是与众不同,太医院都无法救治先帝的重病,夫子入宫之后,他竟是让先帝渡过一劫,身体也好转过来。不过先帝的病体,并非十天半个月便痊愈,所以宫里说服了夫子,让他在宫里待了大半年。”目光从面前二人身上扫过,笑道:“那大半年的时间,夫子一直陪伴在当时已经被册立为太子的先帝身边,先帝尊其为老师,夫子也是指点先帝读书习文,虽无名,却已经宛若太傅了。”

    秦逍和小师姑再次对视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夫子竟然有过如此经历。

    “大半年之后,夫子见先帝身体已无大碍,这才离去。”魏无涯叹道:“他二人虽然相处时日只有半年,但日夜相伴,感情极深,夫子要离开,先帝死死挽留,宫里许以高官厚禄,但夫子自有志向,终究离去,临别之际,先帝痛哭不已。”说到这里,轻叹道:“若是当年夫子留在宫里,也许世间就少了一位大宗师。”

    小师姑蹙眉道:“我从无听过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之事,你们又知道多少?”魏无涯道:“此事本就是宫廷秘辛,知者甚少。先帝当时是太子,若是被人知道他差点因为死去,必然会引起朝野震荡,甚至会让别有居心之辈挑起储位之争,所以此等事情,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看着小师姑,问道:“沐夜姬,现在你是否明白,夫子为何要诛杀令狐长乐。”

    小师姑显然还没有明白过来,并无说话。

    “魏总管,你难道是想说,夫子谋害剑神,是为了先帝,又或者.....是大唐?”秦逍皱眉道。

    魏无涯笑道:“小秦大人一番历练,还是有些头脑。”

    小师姑蹙眉道:“夫子谋害师尊,与先帝和大唐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人心难测,但是人的欲望却是无穷无尽。”魏无涯平静道:“一个人达成了自己的一个野心,就会生出更大的野心,永无尽头。令狐长乐修成无天境,已经是世间武道第一人,天地之间,在武道之上已经无人能与他相比。”顿了顿,声音冷然:“在武道之上再无追求,那么他下一个野心将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逍条件反射般道:“皇帝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魏无涯道:“在武道之上出类拔萃无人可及,那么下一步就会想着君临天下。如果只是大宗师,这世间数位大宗师并存,也就起到互相制衡的作用,即使有人生出野心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可是在武道上无人可以制约令狐长乐,他不但成了大宗师头顶上的一把利刃,也成了整个大唐头上的利刃。令狐长乐洒脱不羁,并不将世间的礼法放在眼中,如果他心血来潮,真的生出君临天下之心,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小师姑立刻道:“师尊绝不想做皇帝,他只求随心所欲,无拘无束,又怎会愿意被皇位束缚?”

    “婴儿刚生下来,谁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。”魏无涯淡淡道:“人心难测,更何况是令狐长乐那等屹立于巅峰之上的强者?”

    石室之内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魏无涯今晚将当年秘事告知,无论是秦逍还是小师姑,自然都是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“夫子对先帝一直存有旧情。”魏无涯叹道:“令狐长乐的存在,对夫子这位大宗师来说,本就是一个威胁,更加上令狐长乐对先帝和大唐同样存在威胁,为大局着想,再加上洪天机的劝说,他终究还是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道尊洪天机是挑起当年谋害剑神的元凶?”秦逍问道。

    魏无涯点头道:“非但如此,还是他亲手给了令狐长乐致命一击。只不过他也因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代价?”

    “东极天斋沉寂近二十年,所为何故?”魏无涯神色淡定,看着秦逍道:“令狐长乐一死,剑谷实力在不能与天斋相比,他本该乘胜追击,制霸江湖,却为何突然销声匿迹?”

    小师姑这时候终于明白过来,道:“他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明白了。”魏无涯笑道:“东极天斋曾有天斋九坛之说,除了蓬莱岛的总坛,沿海一代设立八坛,风头无两。那件事情后,撤走八坛,所有天斋弟子尽数龟缩在蓬莱岛。”向小师姑问道:“此事你应该不会一无所知吧?”

    小师姑没有搭腔,不过秦逍对此事倒是清楚,先前小师姑就提及过此事,还在奇怪为何东极天斋回退到蓬莱岛。

    魏无涯道明其中真相,秦逍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洪天机一手促成谋害剑神之局,他自然也是最出力。”魏无涯叹道:“当年令狐长乐虽然中毒,实力大减,但余威犹在。夫子虽然参与其中,甚至诱骗令狐长乐中毒,但他心中自是有愧意,并无再出手,所以当时也就我们三人合力出手。不过杂家与袁凤镜对令狐长乐十分忌惮,而且袁凤镜并无杀心,他只是想合力击败令狐长乐之后,废去令狐长乐一身武功,留他性命便好。”

    秦逍心想这倒是颇为合理。

    “我三人合力围攻令狐长乐,洪天机一心想要击杀令狐长乐,找到机会,拼力一击,给了令狐长乐致命一击。”魏无涯道:

    “不过令狐长乐何等人物,即使在那种情况下,却也是奋力使出了九天临仙.....,那一剑是无双神剑,剑气披靡,洪天机挨了那一剑,虽未当场死去,却也是身受重伤,如果不是夫子出手相救,洪天机当夜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魏无涯说起来简单,但秦逍可以想象那一战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大宗师既然是互相制衡,当然是越少对你们越有利,为何不干脆让洪天机死去?”秦逍问道:“夫子为何要救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人性的复杂。”魏无涯叹道:“夫子谋害故友,自然是道貌岸然,也许是虚伪半生,所以到头来他还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之态,出手相救,显得他宽厚仁善。如果当年任由洪天机死去,大唐也不会有今日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洪天机身受重伤,这才退避蓬莱岛,自此销声匿迹?”

    魏无涯淡淡笑道:“令狐长乐那一剑,摧毁了洪天机的奇经八脉,也幸好他是大宗师,而令狐长乐中毒之后实力大减,否则即使是八品境,也会当场毙命。洪天机身受重伤,这是他布局之前没有料到,他唯恐我们会对他下狠手,所以退守蓬莱岛,将门下弟子全都调回岛上,就是想让弟子们护他疗伤。蓬莱岛孤悬海上,大海便是天然屏障,再加上岛上天斋弟子护卫,想要击杀洪天机,倒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他沉寂近二十年,一直是在疗伤?”秦逍皱眉道:“这么多年,他的伤势一直都没有恢复?”

    魏无涯怪异笑道:“挨了天下第一剑客的无双神剑,能苟活下来已经不易,莫说二十年,只怕这一辈子他都无法痊愈。”随即叹道:“不过洪天机能修成大宗师,那也是天纵奇才,也许他真的创造奇迹,用二十年的时间恢复了伤势。”

    忽听得笑声响起,秦逍扭头过去,只见小师姑笑声不止,也幸亏这是地下石室,不至于被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太监不但要伺候主子,还要给主子编故事听。”小师姑笑道:“老太监,妖后没少让你给她讲故事吧?听起来煞有其事,却是一派胡言。照你这样说,不但谋害师尊最大的责任是洪天机和夫子,而且还将妖后和夏侯家摘的干干净净。如你这般说,谋害师尊,妖后和夏侯家根本没有参与,他们一身清白,你这故事漏洞百出,自己回头想想,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秦逍也道:“不错。圣人登基之后,立刻颁诏,昭告天下剑谷是叛逆,而且声称剑神已经被诛杀。如果夏侯家与此事全无关系,为何还要颁布诏书,引得剑谷将夏侯家视为谋害剑神的元凶?”

    “夏侯元稹亲口说过,师尊是身死宫内。”小师姑冷笑道:“可你却说师尊是在什么长青院遇害,连口供都对不上。”

    魏无涯“哦”了一声,才笑道:“国相说令狐长乐是死在宫里?”微微点头道:“看来国相办事,确实能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小师姑有些诧异,秦逍亦是觉得蹊跷。